天津桩基声测管

 天津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07-16
随着暑期的到来,不少学生都开启了清闲愉快的度假模式,不过,一些在校大学生却因为欠下巨款,被讨债的人追上了门。
 
校园贷成"校园害"学生欠百万巨债
 
这是一段"校园贷"放款人自己录制的上门催收债款的视频。遭遇这种暴力催收后,在深圳某高职院校就读的小陈,不得不找地方躲了起来。
 
"校园贷"借款人小陈:放贷人说我欠他们钱 ,要把所有的账全部清掉,我一个人在一个没有监控的小房间里,他们有三四个像黑社会类型的人,自己没有办法反抗。
 
从最初只借6000元钱,到如今"滚雪球"累计欠下多少债款,小陈也说不清楚,因为借款欠条都在放款人手中,他手上压根就没有欠条。
 
另一位受骗学生的家长,在事发后统计孩子的借债记录,已经累计超过100万元。
 
第2页 /(共4页)
 
"校园贷"借款人家长王女士:孩子从5000元开始,半年的时间,欠债累计可能有上百万,但是实际上可能不止这些,应该还有空白的借条,这是个未知数 。
 
由于事前并不知道孩子在外面借了钱,直到借贷公司的放贷人员上门逼债,王女士一家才知道孩子闯下了大祸。
 
"校园贷"借款人家长王女士:放贷人说他有合同,但我们也没有能力还,然后他们就恐吓我们, 身为父母,感觉天塌下来一样。爷爷听到这个消息,一下接受不了,就病倒去世了。
 
王女士报警后,警方经过侦查发现,这些借贷团伙以民间借贷为幌子,行诈骗之实。在王女士儿子受骗的案件中,就有300多名在校大学生上当受骗,涉案金额超过一千多万元。而在全国,近期也出现了多地大学生上当受骗的案例。
 
"零利息"骗学生入套借新还旧垒高欠债
 
为了购买一个新手机,小陈的同学迅速给他联系了一个专门从事小额贷款的"所谓朋友"。
 
"校园贷"借款人小陈:这个"朋友"给我打了个借条,他说六千块钱可以随时还,给人的感觉就是朋友帮忙的样子,但是我们彼此也不是特别熟。
 
既没有说利息,也没有定时间,按照放贷人的说法是"一切好商量"。小陈都没有明确合同细节,就在上面稀里糊涂签了字。然后就迅速拿到了6000元钱的借款。
 
"校园贷"借款人家长王女士:小孩子可能思想单纯就没想那么多,以为真的是借用一下,谁知道他借了这第一笔钱就是噩梦的开始。
 
借贷公司先是利用同学关系、学长关系套近乎,消除学生的防备心,骗学生入套;
 
签订借款合同时,合同书里仅仅标注借款金额和时间,也不注明借款利息等细节,给借款人"零利息"借款的错觉。
 
在借款人签字按手印后,才口头告知借款人额外的利息等费用。
 
"校园贷"借款人小陈:他们每次都是说看你借几天,算多少利息。比如6000元,第二天还利息500元,还不上罚300元。
 
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桃源派出所袁成彬:在侦办这个案件当中,发现嫌疑人以5天为一个计费周期,收取30%的利息。如果出现不能按时还的情况下,逾期费是一小时500元。
 
诱骗借款人签订合同入套后,不法分子还会想方设法垒高借款人的债务。
 
"校园贷"犯罪嫌疑人:当事人如果没钱偿还这笔资金的话,就会被要求通过别的借贷公司,借钱来平这笔债。
 
但这个时候,借款人到手的现金就会大打"折扣"。比如合同借10万,借款人到手只有2万还上家,而另外8万则成了第二家放贷公司的利息、押金和手续费。
 
不仅如此,一些不法分子还通过逼迫借款人签借条等方式,垒高债款。
 
软硬兼施逼债受害家庭苦不堪言
 
在放款人上门催债前,深圳的王女士就已经遭遇过各种软暴力。
 
"校园贷"借款人家长王女士:家里的电话被他们一个接一个打,到最后就用"呼死你"的电话轰炸。
 
我们也没有能力还,他们就采取很激烈的手段,比如,拿胶水塞住门锁了、喷漆等,然后进行恐吓,说要把孩子砍死,打残之类的。
 
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桃源派出所袁成彬:借了实际意义上第一笔钱之后,嫌疑人就要求受害人将手机通讯录、微信好友通过同步助手打包一份发给他们,以便于向受害人家长进行催收。